【讲党员故事】最远的工作

来源:中国启源工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作者: 时间:2018-11-08【字号:

人总是离开了家,才会留意离家的距离:西安距离北京约1000公里,飞行时间约2个小时,北京距离法国约8000公里,飞行时间约11小时,法国距离古巴约7700公里,飞行时间约10个小时,当然,两次转机的时间,要听航空公司航班的安排,也就是说,需要飞行1.67万公里,飞行20多个小时,才能从西安到哈瓦那,来到西半球,时差整整12小时,所以古巴是和中国脚底板对着脚底板的国家,也是离中国时间最远的国家,而舒龙则只身受公司委派去那里工作。

中国政府正在大力援助古巴国家的基础建设,本次中国政府就是给古巴两个省的城市援建太阳能发电站,公司受聘于合作局作为管理公司管理该项目,而舒龙则是公司委派的负责该项目的现场管理组的现场实际负责人。

古巴是没有工业的,各生产体系都不完善,商店所售大多是日常物资,而且经常短缺,国民基本温饱,国土面积不大和人口也不稠密,只是个自然风光不错的岛国,总之,古巴这个国家物资贫乏,条件艰苦。要不然中国也不可能去给她提供援建项目。

舒龙开始跟进这个项目是要从2016年初开始,2016年10月赴古巴进行现场管理工作,直至2018年4月23日,项目经中、古双方共同确认合格后回国,在古巴度单独过了两个春节,无法跟家人团聚。舒龙为中国的援古巴建设,为公司的援外工作做出了不小的牺牲。

援古巴太阳能电站项目是分别建在古巴首都哈瓦那东西两个城市的,西恩富戈斯5兆瓦,距离住所35公里,距离哈瓦那250公里,比纳德里奥4兆瓦,距离住所10公里,距离哈瓦那150公里。舒龙的工作是项目的整体管理与协调,每天除了35公里的路程检查项目外,还要经常奔波于哈瓦那和比那德里奥之间,保证项目的沟通与协调。

古巴气候炎热,日照强烈,古巴的气候,只有热季和更热季,每天早上10点左右,日照强度就让人已经难以忍受,就连古巴施工人员即使再热,也不敢把皮肤直接暴露在阳光下,在古巴的中国工程师大都来自于内地,突然来到这海洋性气候,很不适应,项目上物资比较贫乏,中国工程师入场8个月,竟然还没有一间自己的办公室,舒龙依然带着管理组和技术组的中国工程师,顶着烈日,为古巴的工程师及现场施工人员提供技术指导和经验交流,充分发扬了中国人民能吃苦耐劳的品德,但是,自然环境的高温,使得中国工程师们有时候就无处休息的时候,只能躲在施工单位的办公室外阴凉处小憩,而所以像皮肤灼伤、脱皮、紫外线过敏症状、蚊虫叮咬屡见不鲜,其中一名技术组的中国工程师因为严重的紫外线过敏回国就医,再也没有回到古巴,而包括舒龙在内的三名中国工程师也都因为工作期间,接连感身体不适,在继续工作发现全身过敏,有恶化趋势的情况下在古巴就医,竟然医生给了个疑似登哥热,而都被强制住院5天,出院后,在古巴对强烈的阳光紫外线和蚊虫都一直没有很好的办法,只能加强自己的保护措施,可舒龙仍然带领着中国工程师一直坚持在工作一线,保证项目的进展。

艰苦的环境,往往容易让人懈怠,而舒龙所带领的项目管理组,虽然身在条件艰苦的环境,但依然保持党员的原则性,严格要去自己,也严格要求施工的技术组,不惜拍桌子、瞪眼睛,也依然保持工程师对待工作的认真和细致,最后在项目顺利投产、验收和交接后,中、古双方政府官员,技术负责等等都对该项目交口称赞,这时候,大家都深深体会到了严格和认真换来的成绩是最好的。

在古巴工作生活,不是单一的,中国工程师是分住在古巴家庭民宿的,所以,不光是在工作中和古巴的工程师相处融洽,而且是和所住古巴老百姓生活在一起的,舒龙同志一直坚持,中国工程师带给古巴政府和人民的不光是中国的工程设备,而且还有中国的技术、中国的严谨和中国的友好文化,而且自始至终在国外以身作则,不辱使命。

版权所有2007-2008 中国新时代国际工程公司
地址:西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凤城十二路108号
电话:029-62393999 传真:029- 62393939
电子邮件:cnme@cnme.com.cn 邮编:710018
备案序号:XA11688